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十二集播放破十亿 靠什么抓

  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短短十二集播放破十亿

  靠什么抓住观众的心?

  电视剧《我在他乡挺好的》(简称《他乡》)会员大结局刚刚在芒果TV播完,昨天片方发布微博说,播放量突破10亿。不仅人气高,口碑也过硬。开播至今,《他乡》的豆瓣评分一直维持在8分以上。这部没有大牌明星出演、总共只有12集的网络短剧,到底靠什么赢得了观众的心?

  用生活组成戏剧

  “太真实了!”这是网友对《他乡》的评论里,最常见的一句话。从第一集开始,这份真实感就扑面而来。故事讲述了4位女孩的“北漂”经历。“社畜”乔夕辰一边忙着应付新领导,一边被二房东骗走了房租;“月光族”许言为男友来到北京,却又分分合合、争吵不休;“女强人”纪南嘉患上宫颈癌,还要面对家人的催婚。而金靖饰演的胡晶晶成为了开篇最大的看点。她在生日这天被老板无故开除,在地铁上被小孩弄脏新换的衣服,还要忙着安抚和保护遇上麻烦的朋友,在天桥上接了一通电话后又不小心把手机摔坏,崩溃的胡晶晶笑了,随后一跃而下结束了生命。

  胡晶晶的这段故事,看哭了许多观众,尤其唤起很多同为异乡“打工人”的年轻观众共鸣。乍一看,晶晶最后的人生遭遇太过巧合,所有坏事都堆到了一起,但桩桩件件又都是在大都市拼搏的人们司空见惯的。这段故事可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,所以也更容易让观众感同身受。

  《他乡》能将充满巧合的剧情呈现得精彩又不失真,要归功于编剧虢爽本身就是“北漂”了15年的“外乡人”。剧中的每一处细节,都是创作团队从自身经历中萃取,再依戏剧规律重新组合而成。连剧本会有时都会变成一场“职场吐槽大会”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讲出自己的经历,成为《他乡》的最佳素材。乔夕辰遭二房东诈骗房租的情节,就是虢爽基于自身经历,并参考2020年蛋壳公寓事件改编而来的。“租房、搬家,这是在异乡生活的人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。”虢爽认为,抓住了异乡人的共性问题,才能让作品有可信度,又接地气。

  虢爽说《他乡》中想要探讨的问题,正是“北漂”这些年在心里反复问自己的问题:“在外漂泊的人,到底哪里才是家?哪里才有归属感?”

  从致郁走向治愈

  胡晶晶的死,不管从开篇的共鸣感和冲击力上说,还是从贯穿全剧的悬疑性来看,都是给观众下的“钩子”,勾住人们一集一集往下看。但倘若只着眼于外乡人的负面情绪,那《他乡》也难免会沦为一部贩卖焦虑的平庸之作。好在,尝过生活的苦之后,《他乡》为观众“搏回一口甜”。

  看完《他乡》之前,许多观众怀着这样的疑问:“既然大城市的生活这么难,为什么还要留在那里?”剧里,纪南嘉也在车里这样问过欧阳,欧阳一语道破:“不是北京好嘛!”简亦繁也在安慰乔夕辰时说:“北京这座城市够大够宽容,能让才华横溢的人功成名就,也能让平凡却肯努力的人小富即安。”《他乡》在述说困境的同时,也展现了这群年轻人为梦想拼搏的动人模样。再倒霉的人生里,也会有一道阳光照进心底。乔夕辰一个人在家里进贼时恐慌无助,遇见了好心邻居帮忙报警;纪南嘉相亲屡屡遇人不淑,仍兜兜转转遇见了自己的爱情;就连被“最后一根稻草”压垮的胡晶晶,也曾在递出身份证的时候,收获了素昧平生的警察一句“生日快乐”……在《他乡》前半段整体的压抑氛围里,总有一点点出其不意的温暖重新点燃希望。也正是因为胡晶晶的悲剧令人痛心和惋惜,才更让人明白:“已经到了最糟糕的时候,再咬牙坚持一下,就会迎来转机。”

  随着剧情峰回路转、否极泰来,那句“我在他乡挺好的”,从报喜不报忧、委屈往肚子里咽的心酸,变成了真实的幸福。剧中角色以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,迎来属于他们的美好结局,也为所有屏幕前的“外乡人”注入温暖和力量。

  本报记者 吴旭颖 【编辑:张楷欣】